<object id="brsf0"></object>
    1. <object id="brsf0"></object>
      <object id="brsf0"></object>
      <th id="brsf0"><video id="brsf0"></video></th>
    2. <th id="brsf0"><video id="brsf0"></video></th>

      <code id="brsf0"><nobr id="brsf0"></nobr></code>

      1. 崔天凱大使接受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NPR)采訪
        2019/10/02

          9月30日,崔天凱大使接受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NPR)《早間新聞》欄目主持人英斯基普采訪,就中國發展和道路、中美關系、經貿、涉港、涉疆等回答提問,闡述中方立場主張。有關采訪于10月1日播出,主要內容如下:

         

          一、關于中國道路和70年發展成就

          英問,過去70年,共產黨執政是如何在中國取得成功的?

          崔大使表示,要理解當今中國,首先需要了解中國文明史。五千年文明史,包括孔子及其他圣賢的學說及價值觀,造就了當今中國的文化基因。同時我們還應深刻了解中國自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近兩個世紀的經歷。當引以為傲的古老文明受到外部勢力入侵、剝削和壓迫時,必然讓中華民族受到深刻影響,激發此后100多年來的一代代中國人民奮發圖強,努力推進國家現代化和民族復興,與此同時確保中華文明的核心要素和傳統得到傳承。

          崔大使說,中國共產黨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并在中國大地上逐步成長。兩年后我們將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中國共產黨生于、長于中國土地,又獲取馬克思主義思想養分,在此基礎上開創了有中國特色的事業。這也意味著中華傳統文化始終都在延續。

          崔大使說,人類歷史中,人們總在追求更好的生活以及平等、自由、美好的一切,在實現這一目標的過程中,可能會走不同的道路、采取不同的方法、信奉不同的意識形態或哲理。盡管一些國家取得成功,一些國家未能成功,但世界各國人民都有權嘗試、探索如何管理自己國家、如何實現現代化及發展經濟,如何實現自由與富強。

          對中國來說,我們也曾遭遇過一些挫折,例如文化大革命。但總的看,我們逐漸找到了適合自己的制度和發展道路,取得了巨大成功。這就是實際情況。過去70年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由很低的起點逐步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近8億人擺脫了貧困,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近年來達到近30%。這些成就有力證明了中國共產黨已經和正在做的事是適合中國的。

          英問,中國只有一個政黨,民眾的自由是否受限,在當前制度下如何實現民主?

          崔大使表示,我不知道有這種想法的人是否去過中國、在中國呆過一段時間?如果你曾和中國人民交談過,就會發現無論在城市還是農村,無論是商人、農民還是工人,人們都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舉個例子,每年有超過1億中國人出國旅游,這個數字甚至比很多國家的人口總數都大。

          中美兩國有不同的行事包括為政方式。在中國的城市、鄉鎮和村莊,人們幾乎每天都在談論如何發展自己的城市,討論每件事該如何去做。我們是從基層開始,自下而上逐步達成越來越廣泛的共識,通過這種方式可能比美國社會所能形成的共識更大。

          崔大使還就反腐、修憲等介紹了我原則立場。

          二、關于中美經貿關系

          英問:美方一些人希望通過貿易磋商讓中方徹底改變貿易行為方式,中方會這么做嗎?

          崔大使表示,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從美國、歐洲以及國際組織那里學了很多規則,我們努力遵守并基于這些規則與其他國家開展合作和競爭。如今這些規則的制定者想要改變玩法,對此我們沒有異議,因為規則也應與時俱進。但我們應該讓所有國家參與進來就如何制定新規則進行探討,這樣才能平衡照顧各國利益。新規則不能僅由一兩個國家說了算,既然是國際規則,就應由世界各國共同制定。

          英問:中方是否將加強對美國企業的知識產權保護?

          崔大使表示,保護知識產權是中美企業的共同訴求,也應是兩國的合作領域之一。中國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已制定了一整套法律法規,并正努力更有效地執行落實。根據一些在華美國企業協會所做的調查,大多數美企認為中國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做得比以前更好。當然,任何事情都永遠還有改進的余地。更重要的是,中國企業本身對知識產權保護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我們正努力發展創新型經濟,為此必須更好地保護知識產權,這也是中國自身想做的事,不僅僅是為了取悅美方。

          英問:如何看待美方對中國企業在美投資設限?來自中國的投資是否會帶來中國政治影響力的滲透?

          崔大使表示,盡管美國對中國投資的限制越來越多讓很多人感到擔憂,但仍有很多中國企業希望來美投資興業。中方一直要求美方解除對中國投資的限制,因為只有這樣才符合中美兩國的共同利益。中國企業投資美國能為美國創造就業,何樂而不為?中國的私營企業正在蓬勃發展,國有企業也是遵循市場規律運作的,而不僅僅是聽從政府指令。如果有人認為每一分錢的中國對外投資都得到中國政府支持或操縱,那么他們同樣應該擔心美國政府是否控制了美國企業的海外資金。

          英插話說,你可以有這樣的擔心,但美中制度不同……,崔大使當即打斷,表示中美的確制度不同,但這并不意味著美國的制度就是正確的制度,我們就是錯誤的。

          英問:美方有人鼓吹中美“脫鉤”,認為經濟脫鉤有利于美國,這符合中國利益嗎?

          崔大使表示,“脫鉤”不符合任何一個國家的利益。很多美國企業在中國的生意風生水起,你可以問問他們是否想放棄中國這個巨大的、不斷增長的市場?這樣做不可理喻,也不利于全球經濟發展。如果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試圖“脫鉤”,將對世界經濟產生什么樣的影響?全球經濟波動又會反過來對中美產生怎樣的影響呢?

          三、關于美對華政策和彼此戰略意圖

          英問:你對美2020年大選有何分析?是否認為大選結果會給美對華政策帶來不同?

          崔大使表示,這是美國大選,是美國內政,作為外國外交官,不希望與此有任何關系。但明年無論是誰執政,中美兩國政府都有責任有效和建設性地管控好中美這一重要的雙邊關系,這也符合兩國人民的長遠利益。因此,兩國政府必須共同努力解決問題、擴大合作、推進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系。這是我們對兩國人民應負的責任。

          英問,那你是否認為美中兩國的戰略意圖并不像一些人擔心地那樣存在很大沖突?

          崔大使說,我不想評價美國的戰略意圖,但中國的戰略意圖非常簡單,那就是我們希望人民能過上更美好的生活。中國無意挑戰或試圖取代任何其他國家,我們對全球主導地位或霸權也沒有興趣。我不認為這一戰略意圖會與美國的利益相沖突。中美雙方仍缺乏互信,兩國都需努力加強對彼此的了解,更好地增進雙方相互信任、促進相互包容。

          四、關于涉疆、涉港等問題

          英問:中國政府在新疆采取的安全措施是否針對維吾爾族?

          崔大使表示,我們在新疆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當地民眾免受恐怖主義威脅。正如美國政府要保護美國公民,中國政府也需要保護中國人民,這都是正當合法的。中國共有56個民族,地位平等。中方在新疆等地采取的任何安全措施都不針對任何特定民族,而是針對恐怖主義。直到2016年新疆的恐怖主義活動仍很猖獗,那里發生了數千起恐怖襲擊,成千上萬的無辜民眾遇害。一些恐怖分子甚至前往敘利亞等國為ISIS作戰,其中一些人還試圖回流中國,這種情況在美國和一些歐洲國家也有發生。當地民眾要求政府采取措施保護他們,這樣的呼聲越來越高,政府必須做出回應,確保民眾安全并能安享生活。

          英問:如何看待香港局勢及示威群體訴求,包括普選訴求?

          崔大使表示,香港問題是中國內政,有兩件事必須要弄清楚:第一,中國對香港的主權不容挑戰。第二,必須止暴制亂。只有秩序得到恢復,才能談其他問題。我們始終堅持“一國兩制”,希望兩種制度都能正常運作。但香港一些人在挑戰《基本法》,挑戰中國對香港的主權,挑戰香港現行制度,這是他們的問題所在。

          崔大使并簡要介紹了《基本法》對于香港普選問題的規定,表示實際上幾年前就有過一項政改方案,以期最終實現普選,但這一方案卻遭到反對派否決。

          英追問示威者受到美國民主思想的啟發,是否對中國主權構成挑戰?

          崔大使表示,十幾年前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時,推行民主也是理由之一,比如“大中東民主計劃”之類的說法。十多年過去了,后果世人皆知。所謂的“美國民主思想”出口到利比亞、敘利亞、伊拉克等國后,起了什么樣的作用,大家都看得很清楚。

          崔大使并應詢表示,《基本法》里有明確條款規定,人民解放軍駐港部隊的職責是防務。如果特區政府提出請求,他們可以協助特區政府恢復秩序或應對自然災害。專門的《駐軍法》對此也有規定。

        推薦給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
        哥要色哥要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