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brsf0"></object>
    1. <object id="brsf0"></object>
      <object id="brsf0"></object>
      <th id="brsf0"><video id="brsf0"></video></th>
    2. <th id="brsf0"><video id="brsf0"></video></th>

      <code id="brsf0"><nobr id="brsf0"></nobr></code>

      1. 崔天凱大使在“新時代大講堂”上的主旨演講
        2019/09/18

         

          (9月17日,紐約)

          女士們,先生們,

          很高興來到“新時代大講堂”,今天的主題是“中美關系40年:回顧與展望”。回望建交以來的40年,中美關系歷經風雨,砥礪前行,取得了當年人們難以想象的巨大成就,給兩國17億人乃至全球70億人帶來了巨大福祉,有力促進了世界和平、穩定和發展。

          在這本應“不惑”的年份,我們卻發現在中美關系中出現了不應有的“惑”,“貿易戰”綿延未息,美方一些人還在鼓吹與中國“新冷戰”、有限甚至完全脫鉤。中美關系再次走到歷史十字路口,面臨何去何從的大問題。越是這樣的時候,我們越要追根溯源,深入探討一些最根本也可能最簡單的問題。

          首先是,中美關系出現問題癥結何在?美方一些人說,是中國變了,變得強大了、強勢了,要取代美國、要稱霸。我認為,問題不在中國本身,而在于美方對中國的認知出現了偏差。

          幾周后,我們將隆重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70年來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發生了舉世矚目的變化,取得了巨大的發展。

          簡單說,這是一個擁有數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不斷走向現代化的進程。中國人民從當家做主站起來,到改革開放富起來,現在又走在強起來的道路上。這是不可阻擋的歷史進程,外界稱之為新興,其實準確地說,是我們這個偉大民族的復興。

          盡管GDP等數據耀眼,但中國仍是一個發展中國家。人均GDP不到美國的1/6,還有貧困現象,不同地區、不同人群之間貧富差距較大。當前中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我們還有很多硬任務,例如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等。同時,我們高度依賴海外市場和能源供應,金融體系改革尚未完成,易受外部因素沖擊。況且中國還沒有實現統一。我們對面前的挑戰有著清醒的認識。

          還有一個根本問題,中國強大了就必然稱霸嗎?答案是否定的。中國的發展目標是改善人民生活,不是爭奪全球霸權。中國即便有一天非常發達了,也會堅持和平發展,這不是權宜之計,而是基于歷史、現實和發展目標的自覺選擇,被寫入了中國的憲法和中國共產黨的黨章。中國的發展還使包括美國在內世界各國廣泛受益,我們積極推動各國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是中國外交政策最重要的目標。不知美方朋友究竟有何不放心的?

          換言之,世人眼中中國之“變”背后蘊含著深層次的“不變”,那就是我們的“初心”——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為世界謀大同。中國將始終堅持這個“初心”。

          女士們,先生們,

          面對快速發展的中國,美國在一段時間內有一些疑惑,是可以理解的。但基于錯誤的認知,把中國當成戰略對手甚至敵手,是極其危險和不負責任的。美方一些人想要的對華政策大調整真的能給自己帶來利益嗎?

          臺灣問題上,一個中國原則是中美關系政治基礎,美方屢屢觸碰紅線極不明智,有可能對中美關系造成長久傷害,甚至把自己卷入不想要的沖突。

          經貿問題上,美方單方面挑起和升級的貿易戰從一開始立論就是錯的,結果更是損害彼此、殃及世界。美國各界都在反對,老百姓也蒙受損失,摩根大通最新報告認為,美國家庭由于新關稅平均每年損失1000美元。

          至于“脫鉤論”,兩國40年合作形成的利益融合如此之深,打斷骨頭連著筋,誰能告訴我怎么脫鉤?即便中美脫鉤了,美方也不能獨善其身。例如,貿易和產業脫鉤有違全球化規律,中國的成本優勢仍然存在,市場和供應鏈優勢非常突出,創新優勢不斷增強,同這些脫鉤就是選擇錯失機遇。科技脫鉤不能帶給美國科技優勢,因為科技要在大數據、應用和交流合作中實現發展和體現價值。人文脫鉤不具建設性,因為正是有了密切的人文交流,中美關系才有溫度、韌性和活力。

          世界變了,同冷戰時代大不相同,搞冷戰就是開歷史倒車。即便沒有中國,也還會有其他國家崛起,美國難道也要用同樣的方式對待?這樣的消耗沒完沒了,不是在防止最壞情況,而是在把最壞情況變成“自我實現的預言”。這真是美國想要的?這真是美國利益所在?

          女士們,先生們,

          中美關系路在何方?有人感慨,中美關系回不到過去了。的確。但世界在發展,我們無法也不應回到過去,而應開辟未來,為今天和明天的世界樹立一個新愿景。

          中美關系40年發展經驗告訴我們,合作是唯一正確選擇,也應是我們始終堅持的大方向。中美合作需求和潛力巨大。在很多美有關切或利益的問題上,同中方合作不可或缺。例如,中方應美方請求對芬太尼類物質進行了整類列管,今年前兩個季度美方破獲的來自中國的芬太尼類物質走私案件就已經大幅降低了90%以上。

          中美之間有矛盾分歧很正常,但最終要回歸平等磋商解決,別無他途。差異和分歧不應成為發生對抗和沖突的理由,相反,我們應把它們看作互補合作的機會和潛力。

          同時,中美關系早已超越雙邊范疇,對世界穩定繁榮意義重大。正如基辛格博士說的,中美對世界和平與進步有共同責任,也有責任以合作的方式解決面臨的重要問題。當今世界萬物互聯,每個國家和民族的前途命運緊密相連。我們的選擇只有“雙贏”或“雙輸”,根本不存在“零和游戲”。我們面對的核擴散、恐怖主義、氣候變化、自然災害、人工智能帶來機遇和挑戰等諸多全球性問題,都需要國際合作特別是中美合作解決。

          當我們放大格局、放長眼光,就會發現,大國的競爭歸根到底是自身治理和發展的競爭。我們要做的是不斷超越自己、超越當前、共同演進,而不是在你輸我贏、你死我活的爭斗中相互消耗。因此,在互惠互利基礎上拓展合作,在相互尊重基礎上管控分歧,推進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系,才是正確的途徑。

          美國建國僅200多年,但作為世界強國的歷史卻有100多年,這與美方的開放、自信密切相關。今天的美國并沒有衰落,在很長時間里依然會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能否以開放、自信的心態接受中國發展,這關乎美國自身國運,也決定中美關系走向,并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世界未來。

          敢問路在何方,路在腳下。希望站在中美關系發展的十字路口的我們做出無愧于歷史的正確選擇。

         

        推薦給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
        哥要色哥要射